茶猹

十八线月更咸鱼

‖面由心生‖ 般若x面灵气

#超超超邪教的cp
阴阳师 [ 般若  x   面灵气  ]
#大概会略微ooc

      “啊啊,是位可爱的小姐呀。还有几副面具呢,是你的朋友,家人还是挚友呢——?”
      金发的少年盯着眼前年幼的黑发少女沙说道,少年的嘴角宛若弯月,勾起一股不明的深意。缠绕在少年身边的巨蟒也在直勾勾地盯着那位孤身的少女,那少女像是十分珍贵的猎物。
        “.....你,你是谁。”少女瞟了一眼那正在吐信子的蟒蛇。
        她似乎被这高危之物吓到了 ,周身的气息有些乱,漂浮在少女身边的几副面具各面面相觑似乎在讨论什么。少女的神情有些复杂,对眼前可爱的少年抱有好奇,又有些许害怕。
     “唔被吓到了——?还是我还不够可爱?明明大家都已经觉得我很可爱了耶。我叫般若喔,可爱的小姐。”般若眯眼笑起来,笑得很甜,他朝着黑发的女孩伸出手。
       “我叫.....叫...[面灵气]。”面灵气沉默了一会,与几副面具相视。面具们环游了面灵气一周后停下。面灵气小心地将手搭在般若的手上,她的手有些冰冷,冰冷得不像个人类。
      面灵气蓝色的眼瞳与那双充满不明笑意的金瞳对上,“嗯哼——”般若依旧带着一抹不知何意的笑容,他轻轻地拉动面灵气,似乎想将她拉到自己身旁。面灵气逐渐直过自己蜷缩的身体,慢慢地靠近般若,最后停留在离他一米远的位置。
       “小姐小姐,他很危险!”面具猿这样说。
       “小姐,小心他。”小面具插嘴说道。
       “做好打算,小姐。”面具狐嘱咐着面灵气。
       “知道了。”面灵气小声回答几副面具。
       “你在跟它们聊天?你们是朋友吧,——那要不要和我做朋友呢。我呀,最喜欢和人类做朋友了喔。”
       “ 狐。”面灵气叫唤着围绕在她身侧一副狐狸形状的面具。几副面具互换了位置,代表智慧的狐面漂浮在面灵气的正前方。
       “小姐,般若长相是白[可爱]的,心却是黑的。
       [面由心生]他不知道将自己的脸剥下,又重塑了多少次。”狐面的智慧解答了面灵气心中的疑惑。
      “哼哼它说得对。你喜欢我这张可爱的脸吗,面灵气小姐?如果喜欢的话,那就会和我做朋友了吧——?”除了一轮明月在黑夜中极其显眼,还有的就是般若甜甜的笑声。面灵气忽然变得警惕并收回自己的手。
       黑夜之中,周围是陌生的树林。只有一轮明月和独自一人在家中抬头所看见的是一样的。陌生的环境加上“陌生的朋友”使面灵气变得不安。周围的面具想要保护她,而不停地围绕着她旋转,似乎在警告般若。
      “啊,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般若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面灵气面对般若忽然有些措手不及,不知他竟像个孩童般。 她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低着头对对手指,微微抬起左脚蹬一下空气飘浮到离般若更近的位置。“朋友,我的朋友,是它们,是面具。”
        般若“嘻嘻”笑了两声,将自己脑袋左侧戴的面具转移到面部。那是恶鬼的面具,凶恶的眼神,令人毛骨悚然的双角,还有诡异的微笑。面灵气闻声抬头,看着那“恶鬼”看呆了。她直直地盯着那双眼睛看,看得入迷。竟伸手去触碰红色的面具。
       “?!” 般若轻轻将面灵气往自己的方向拉扯,面灵气在猝不及防之时地被拉到般若身边,离般若不足四尺远。般若凑到面灵气面前,面具的嘴部刚好对着面灵气的嘴唇对上了。面灵气不知所措,女孩柔软的嘴唇贴着同样冰冷的面具。
        面灵气周围的面具一时间都停下来了,没有再盘旋转动,黑丝垂下落在般若的衣袖上。过了数秒般若才抬起头并放开面灵气,他将面具移回原本的位置,看着不知所措已经又重新蜷缩成一团的面灵气笑了几声,像是一个完成了恶作剧的孩子。
      般若依旧笑着,他又向面灵气伸出手去,他的眼瞳弯弯的,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眼瞳之下的点红妆更突现了那份神秘。
     “哼哼我可是怨气所聚集的恶鬼面具
      ——般若面哟。”

FGO酒茨

‖最喜欢的是,酒吞‖
#活动开始心血来潮的FGO酒茨
#GL又是一个云霄婴儿车
↑yys酒茨退避

平安如梦,千绚京都。
         大江山灯红酒绿,香甜的美酒和佳肴引来无数无辜的路人葬送鬼口。那大江山的山路上皆是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当人看见金银咧开嘴笑后,马上代替笑容的是恐惧的表情。
       金发的恶鬼握着巨大的骨刀发笑,紫发的恶鬼饮过酒盘中散发使人沉醉的美酒。
      “你的骨头可真好看呐,让妾身抽出来..泡酒吧。”身上挂着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酒葫芦的鬼这样说道。她的脸上满是为酒陶醉的神情,手上托的酒盘竟不知什么时候又满上了。稍微仰起头倾斜酒盘,香甜的酒便进了鬼的嘴中。
     “啊哈哈哈哈!愚蠢贪婪的人类啊!让汝见识一下吾鬼真正的力量!怀满恐惧地死去吧!”
     这正是恶鬼的嘴脸。仅仅靠话语,神情就让对方陷入恐惧的深渊。
     沉醉美酒的[酒吞童子]
     狡猾的[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只管自己的享乐,全然不顾茨木童子做什么。她在战斗中基本只会留下“把骨头留下泡酒”之类的话。茨木童子倒是喜欢杀戮,她不介意代替酒吞童子杀人,同时她也十分听酒吞童子的话,会乖乖地留下骨头给酒吞童子泡酒喝。
      骨刀以普通人吃惊的速度砍向可怜的人儿,恐惧瞬间弥漫着人的全身,双眼因为痛苦变得无神,想要喊救命,却无奈发不出声音。金发的鬼仍然在笑,笑的越来越大声和放肆。
     茨木转身又是一个飞踢,踩得人顿时鲜血四溅,鬼的笑声盖过人的呼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类这就是鬼华丽的姿态啊!”
      “妾身说啊...茨木,过来....跟妾身一起品尝美酒。”酒吞的表情很飘忽,或许是因为一直处在醉酒状态,不过即使在醉酒中酒吞也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理智。酒吞空出一只手,纤细白皙的小手指勾了勾,示意茨木到自己身边。
     “唔!酒吞....好!吾来了!”
    茨木看着酒吞满面的红晕,敞开的衣衫,只遮住秘密部位的衣物使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看起来更加色气。用酒吞童子的话来说就是雪白的肌肤,恰到好处的胸部,臀部的曲线,都是茨木童子所熟悉的——鬼王。
      茨木接受到命令踉踉跄跄地走到酒吞童子跟前。美酒的香气弥漫着周围,仿佛一切都添上了美酒的香味。茨木和酒吞离得很近,酒吞把头凑过去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满脸通红的茨木童子。
     酒吞的气息直接吐在茨木的脸上,茨木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的酒吞,但被这样的酒吞盯着看让茨木不禁紧张起来,脸红红的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那双被红色眼妆衬托的紫色双眸里,看不清是什么。沉迷享乐的堕落或是调戏茨木的乐趣?
     阴沉的大江山,踏着微弱鬼火的幽光, 被美酒的香味所萦绕。茨木也在不知不觉地沉醉其中。“呐...茨木,为什么你也像...小家伙那样脸红红的?让妾身看看。”酒吞勾起一摸笑容,眼睛依旧直直地看着茨木,茨木突然别过头眼神飘忽。这让酒吞有点不开心,她的小手挑起茨木的下巴。从这个角度,可以更好地看清茨木可爱的表情。
       “啊!酒吞!没有啦还有吾不想喝酒。”茨木轻轻地拿开酒吞的手后摇摇头,生怕弄疼了她。是值得尊敬的酒吞,不可以抱有除尊敬以外的情感,不然和愚蠢的人类有什么区别。茨木是这样想的。
       “那妾身亲自喂你喝,你喝不喝?”缠绵的话音刚落,酒吞饮过酒盘中的美酒将酒含在嘴中,小嘴含不下的顺着酒吞的下巴滴落在地上,衣衫上,肌肤上。
     茨木还没来得及吃惊,酒吞已经亲上她的嘴唇,嘟起嘴把酒往对方的嘴里送,舌头灵活地撬开她的牙齿。茨木一时间慌了神只由得酒吞乱来,酒吞用手捏着茨木的下巴不让她逃避。茨木没来得及吞下去的酒也顺着滴落,一滴又一滴,酒的香气马上弥漫开来。
       茨木已经分辨不出来自己闻到的到底是美酒的香气还是酒吞的气息。她已经深深地陷入了酒吞和美酒之中,
        不过更让她沉醉的是前者。
        在微光中缠绵,在美酒的香味中沦陷。两者头上的利角互相对撞,肌肤互相接触。
      鬼被鬼诱惑,鬼为鬼沉醉
       紫色的发丝交叉进金色的卷发之中,两个娇小的身形互相交缠。那双金色的眼镜里是不知所措,而紫色的眼镜里满是诱惑。
      同样是鬼,茨木会使用武力使对方折服。而酒吞会优先使用美色诱惑对方。
     纵使是茨木,此刻也只能沦为酒吞成功狩猎的“猎物”。

     『一边喝酒一边肌肤触碰,
        不是很美妙吗,茨木?』

b茨木: 天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伯爵位上的色欲与嫉妒

#世界观中世纪西欧,性取BL
#历史方面略疏
01[]
    中世纪的西欧,贵族和教皇霸权人民民不聊生。人民起义成功贵族失败。国度里,被公认为作恶多端的伯爵兄弟里。兄长被推上断头台断头,其弟被泼浓硫酸毁容后火焚。
     即使戴着手扣和头扣被推上断头台,也无法掩盖伯爵拉斯特.斯图罗弗的高傲。金色的眼瞳里没有任何恐惧之意。直到脑子已经摆上断头台,拉斯特的眼中却是另一番风景。
     “伯爵拉斯特.斯图罗弗”
     “罪行是淫荡无道,强抢民男民女,教唆其弟伊藤.斯图罗弗多次不论贵族平民,都残忍杀害。罪该万死,刑以断头。”
     “行刑!”
      拉斯特在周围平民的嘲讽与咒骂,咧开嘴自嘲,说了几句话,声音很小,几乎没有人能听到。同时位于拉斯特头顶的刀也无情地落下,首先划开肌肤然后是骨骼,最后人头落地鲜血四溅。那颗头颅的嘴角却仍保持微微上扬,作出诡异的微笑,不禁让人有些惊。而这位伯爵最后的话是:
     “这盛大的戏剧落幕喜欢吗,”
     “以及没能睡到你真可惜,伊藤。”
      而另一位伯爵,伊藤.斯图罗弗被粗暴地丢在地上。马上有两个壮汉一人一边粗暴地按住矮小的伊藤,完全没有把他当做高贵的伯爵。伊藤没有挣扎,他只是在看着远处刑场。
      “真是羡慕啊,哥哥居然死的这么轻松我...”伊藤话未说完,那瓶无色液体便被全数泼到他的脸上。液体伴随着一声声凄惨的叫声,在稚嫩的脸庞上向下缓慢流动。酸臭的气味出卖了它,是浓硫酸。
    伊藤变得血肉模糊,有的观者看不下去索性用袖子挡住自己的视线,以免脏了眼睛。
     伊藤一边惨叫着一边叫唤着哥哥,声音时高时低。不一会就被戴着手套的人押上火焚场。同样是贵族,伊藤身上自傲的气质不比拉斯特低。他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火焰,笑着笑着自言自语说道:“真是羡慕啊,漂亮的颜色...为什么不属于我。”
        “伯爵伊藤.斯图罗弗嫉妒成瘾,多次祸害百姓社会,其杀害手段十分残忍。
        以及,伊藤.斯图罗弗弑杀前任伯爵[父亲,处以火刑。”
       火焰迅速在木台上蔓延开来,幼小的身体很快就被火魇吞噬,伊藤尖叫着脸上也带着扭曲的微笑,不是对施刑者的厌恶,也不是对封建社会被推翻的无奈,而是[嫉妒]。
          “...好热....好烫好烫。到处都是火啊!还有脸上好痛..好痛好痛。哥哥..哥哥....哥哥。”伊藤在床上惊醒,年轻的少年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双臂,瞳孔放大,全身都在出冷汗。清楚的触感非常真实,真实得让人害怕。
      惊慌充斥着他的双瞳。白皙的手臂很快被他捏出血色。拉斯特听见伊藤的惊慌失措的叫喊声,起床快步走到他身前。
       熟练地在伊藤额头留下一个亲吻。拉斯特伸手轻轻拉开伊藤紧绷的手。低头又亲吻了被伊藤自己勒出血痕,拉斯特眼神平静没有起伏,嘴角带着浅笑。拉斯特像是在安抚受惊的小鸟,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没有平常人面对孩子的不耐烦,拉斯特的男性声线温柔细腻。
       “梦到不好的事情了吗——?没有关系。
        哥哥会永远地,陪伴你呀。如果让我受伤会让伊藤好受些,你可以尽管来。父亲和母亲已经睡下了。”
         听闻这话伊藤挺起埋在拉斯特胸膛的脑袋,祖母绿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幼稚的脸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扭曲的颜色。伊藤熟练地在床与墙的夹缝之间掏出来一把做工精致的小刀。
      伊藤完全没有犹豫,银制的刀刃在拉斯特的肌肤上划过,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一条明显的血痕,鲜红的血液不断地往外流,在伊藤眼里像花儿在盛开般,美丽。
       伊藤从小就有奇怪的癖好,虐待他人能够让伊藤兴奋,非常兴奋。
      在看守严密的伯爵府被攻击是不可能了,但也不能暴露是弟弟所为,只能顺便编个理由说什么侍女不小心打碎杯子伤到自己。虽然会让某个可怜鬼丢掉职业甚至是性命,但是不会暴露了伊藤的奇怪癖好。
       伊藤以前也有这么干过,数次。拉斯特也没有一次是拒绝的回应。
       “..哥哥真好啊,明明很痛吧。可是哥哥没有喊出声也没有反抗伊藤。银刀上的血,是哥哥的。嘻嘻嘻哥哥的癖好可真奇怪。”伊藤的手指轻轻划过拉斯特的嘴唇,停留在他的嘴角边,幼稚的脸上挂着与年龄不符扭曲的微笑。
      “难道伊藤不是吗?不知道父亲知道会怎么样呢。哈哈哈伊藤很开心吧,很愉悦吧这样的感觉,伤害别人的感觉。”
      “不过,受人虐待的感觉也很不错喔。特别如果施虐者是我亲爱的弟弟,伊藤。”

王姐摩根勒菲x阿尔托莉雅lily/白Lancer

#摩根.勒菲[Caster]x阿尔托莉雅[lily]/阿尔托莉雅[白枪]
#非历史向,略ooc注意
#呆毛惹C阶爱[?]
——今天王姐实装了吗
     
           阿尔托莉雅不会忘记,自己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纵使变成英灵也不会。那是她亲爱的姐姐,嫉妒的姐姐。更多人称呼这位黑色的不列颠之女为
          [魔女]。
          御主藤丸立香这天心血来潮,将手心中三颗闪亮亮的圣晶石依依不舍地丢如玛修的盾之中,进行降灵仪式。刚好这时,头戴金色王冠身坐白色战马的狮子王阿尔托莉雅也在御主身边守候着。
       狮子王的圣枪闪耀无比,层层银白光圈足以闪瞎人的双眼。就在这么一瞬间,出现了一圈比这圣光更要闪耀的光圈。
       “?!是...她!”待光圈散去,未知的英灵前脚刚踏出光芒,狮子王后脚便高举圣枪指着光芒中即将出现的英灵。“狮子王,有什么异样吗?你要不先把圣枪放下来?”橙发的御主担心阿尔托莉雅葬送了她的金卡英灵,连忙让她把枪放下。
         “...不行,”
         “御主,这个女人很危险。
         而且,我不喜欢她。”
         狮子王发出了警告,光芒渐渐褪去。那英灵的真面目便也露了出来。
        女性英灵,金色的长发,镶嵌着蓝色魔法石的黑色头冠,黑色与蓝色相接的长裙,同黑的面纱遮挡了女子姣好的面容。
         狮子王再熟悉不过这张“丑陋” 的面孔,即使在黑纱之下她看不清英灵的表情,但她也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在怎样嘲笑自己。本在与弗兰肯斯坦交谈电流学的莫德雷德被自家父王举起的圣枪光芒所引起注意,正好奇着是什么引起父王的怒火。
          当莫德雷德走近几步瞧见那将一头金色长发隐藏在黑色头纱下的英灵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莫德雷德的脸上挂着一副与她性情并不一致的惊讶表情。数秒后才缓过来,用非常小声地喊道:
              “....母后。”
             新来的英灵瞧见锋利的圣枪直指着自己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咧开嘴浅浅地笑着朝着立香行了一个西方女子的礼,说道:
            “Caster摩根.勒菲,前来响应您的召唤。如果有什么黑魔术上的疑惑,请尽情询问我喔。呵呵...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啊不亲爱的王妹,我应该称呼你为亚瑟王,还有叛逆骑士莫德雷德。”
          “对于不列颠亡国的戏剧还喜欢吗?”
        即使莫德雷德对这样的演讲忍住气了,但狮子王早已怒火中烧,紧拧的眉头,带着怒火的碧绿眼瞳。不等御主是否同使用宝具,那柄圣枪已经在光中旋转起来。
         “闪耀于终焉之...!”
         立香立刻感觉到不对,迅速伸出自己刻着令咒的一手,朝着狮子王下令道:“Lancer阿尔托莉雅,吾以令咒之名命令你!不许使用宝具!”
       摩根在跟前依旧挂着平缓的微笑,没有半点波动。 面纱之下的她没有让任何人有机会看清她的表情。立香有点庆幸自己喊的及时,不然迦勒底可就要化作雪山山顶上飞过的一颗闪耀的流星,去陪伴阿拉什先生了。
       “阿尔托莉雅你先和莫德雷德回去安静一会吧,我知道你们有些....家庭矛盾?毕竟现在召唤出摩根已经是事实了,总不可能把她送回去。”
       “......” 狮子王沉默着没有作声,她的圣枪虽然没有发动但依旧高举着。
     “还要我使用令咒吗,狮子王。”
      “父王。” 莫德雷德前去拉狮子王,但狮子王没有搭理她,甩开手收起圣枪便离开了现场,她看上去心有不甘,或许在后悔没有把宝具念得快一点好一击击垮这个魔女。莫德雷德最后看了一眼摩根也跟在狮子王后面离开了。
      “摩根,可以和她们[阿尔托莉雅]相处吗。如果次次都这样可就有点麻烦了,毕竟令咒是有限的。请尝试一下和她和谐相处吧。” 立香开始无奈了,偏偏召唤出来的是这个间接性祸害了不列颠的魔女。
     作为君王,对这种害得自己国家灭亡的人应该恨之入骨了吧。
       哪怕是自己的姐姐。
      摩根点点头笑道:“御主的话我自然会服从。”
      仔细想想,迦勒底的阿尔托莉雅还是挺多的:圣诞节的圣诞老人阿尔托莉雅, 蓝色的骑士王阿尔托莉雅,骑士姬阿尔托莉雅,被黑泥所污染的骑士王阿尔托莉雅,圣剑使亚瑟以及刚刚的狮子王阿尔托莉雅。
       立香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样的话。迦勒底变成流星的次数可以和阿拉什先生相比了。 看来又要让万能之人达芬奇亲,研究一下克制宝具或者暴脾气的魔法器什么的了。立香这样想道。
      不过让立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骑士姬小姐却十分的中意自己的魔女王姐。那天,阿尔托莉雅lily不经意在迦勒底的走廊上看见同样拥有金色长发的摩根,开心到直接冲上去从后面抱住她。
    “王姐!我是阿尔托莉雅!变魔术给我看吧,我好想念你,想看看以前你在不列颠给我变的魔术——!”
     阿尔托莉雅lily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撒娇的成分,或许是因为这是她同母异父的姐姐。此刻花季年龄的她还没有经历亡国,是一位正值少女时期的骑士姬。
       “阿尔托....亚瑟.潘德拉贡。你..”摩根开始听见这番话还以为自己没有睡醒或者出现幻觉了,毕竟来到迦勒底的这几天一直被各种阿尔托莉雅袭击。她转身一看竟然是个比自己矮一截的少女,少女佩带也并不是誓约胜利之剑[湖中剑],取而代之的是誓约黄金之剑[石中剑]。
      摩根顿悟了,圣杯截取了阿尔托莉雅的少女时期,成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女骑士。
       “呵呵..阿尔托莉雅,魔术.....这可是与你的宫廷魔术师梅林所使用的魔术完全相反,且被禁止使用的黑魔术。即使我的黑魔术会玷污你,你也——依旧要看吗?”
      摩根带着嘲笑的气息说道,运转自身的魔力,逐渐在左手摊开的手掌心上作出一个带着十分欧化的魔法阵。
        这是黑色的魔法阵,确实是与梅林所使用的纯白魔法阵完全不一样。阿尔托莉雅lily先是愣了一会,随后脸上的微笑依旧,并且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搭上了摩根的手。即使隔着一层棉布,骑士姬的温暖也让冰冷的魔女感受到了。
       温暖的感觉,让魔女留恋。
       “王姐如果不愿意的话,就..不用勉强了喔。” 少女的微笑逐渐消失,有些失望地看着摩根。阿尔托莉雅lily握住摩根手好一会了,当她想要放开摩根手的时候,摩根却突然一用力将阿尔托莉雅lily向自己这边拉。
        长期训练的阿尔托莉雅lily并没有抗拒而是顺着力气倒了过去,Caster的力气意外的小。 阿尔托莉雅lily倒在了摩根酥软的胸膛上,紧紧地贴着她的胸,彼此的心跳互相感受着。
         “王...姐..!?” 阿尔托莉雅lily猝不及防,她完全没有想到摩根竟会突然亲吻上来,两人的嘴唇轻轻触碰在一起。少女的嘴唇也意外的软,摩根没有忍住诱惑轻轻咬了一下属于少女的薄唇。
         两人的身体彼此交缠在一起,摩根趁着阿尔托莉雅lily没有注意悄悄用黑魔法做了朵黑色的百合花放置在阿尔托莉雅lily的头上。摩根没有打算放过阿尔托莉雅lily,彼此的舌头互相交缠。明明是违背骑士道的,却让骑士有一丝背德的快感。同样金色的发丝交缠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她和她。
      两人交吻了好一会才分别离开。阿尔托莉雅lily有些害羞,她红着脸看着摩根离开的背影。
        回到自己房间的摩根一边阴阳怪气地笑着一边自言自语道:“..真是犯规啊。居然使用这样的策略。明明之前不同时期的你还在各种花式袭击我。呵呵呵呵...这可真是让我”
      摩根的脸有些扭曲,和阿尔托莉雅同色的眼瞳充满骑士正义的她不同,这双碧绿瞳里全是魔女的阴森怪气。连眉毛,也是和阿尔托莉雅一样,一样的弯弯柳眉。原本应该耀眼的金发在黑纱的灰蒙遮挡下也变得死气沉沉。
      “越来越想快点在你少女的时候就..玷污你的骑士道。看你挫败的表情了呀,哈哈哈哈多么好看啊。”
      “....阿尔托莉雅。”
       “把你..一点一点玷污玷污,然后品味一下少女的你的味道!报答一下你对我的[爱]呀。”

#戈尔贡骨科了解一下

#戈尔贡骨科
#ooc预警

    “蠢妹,蠢妹——快点把头低下来?这么连这点都不懂了!快点喔不然不然女神我可要生气了。你怎么还是这么蠢蠢笨笨的!”
    “好...好的二姐大人,请不要生气。”
     被称作无形的岛上,唯有三个身影和倒塌的神殿,两个长生不老保持少女模样的女神,还有她们最爱的妹妹。这个灵基的美杜莎看上去很成熟,不知比两位女神姐姐成熟多少。深紫色的长发也不知道长出来只知道很久没有修理了,在这里她的眼睛不再需要掩盖在眼罩下,能够自由地目视她所深爱的两位姐姐。
     美杜莎闻人话不敢怠惰,又或许是因为不想让尤瑞艾莉生气,立刻乖乖地把头低下来至尤瑞艾莉眼下。斯忒诺瞧见两人的模样只是在一旁捂嘴笑笑,虽然看着很像是在嘲笑妹妹的拙举,却别有一番感情。
    “会长大还真是麻烦啊蠢妹。你说是吧,我[斯忒诺]。”尤瑞艾莉看了看低下头来的美杜莎,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壳,嘴唇边挂起标志性的笑容,眼神神游到坐在旁边的斯忒诺身上。
    “可爱美丽,永葆青春的女神有我们不就好了吗,我[尤瑞艾莉]?三妹只要继续疼爱可爱的女神就好了,是守护的角色呢三妹,因为这现世的身体实在弱小。”
    “抬起头来,美杜莎。”两位姐姐这么命令道。
    “...这副受到雅典娜诅咒的脸不能直视姐姐大人们。姐姐大人们....”美杜莎不自觉用手捂住“魔眼”,垂下头的她被长发遮住了表情。
   “没用的妹妹是不是把自己没用的魔眼想得太神通广大了呢?我还有我[尤瑞艾莉]可是女神,怎么会被这样的东西石化呢?”斯忒诺一边说着讽刺的话语一边却极其温柔地扶起美杜莎的脸。深紫色头发下是一张美丽成熟的脸蛋,这样的美色确实足以诱惑海神[波塞冬]。那双深色眼睛充满了诅咒诅咒诅咒。
     “变成这样子——剩下的好事或许只剩下你能帮我们干活了呢美杜莎。”尤瑞艾莉纤细的手指轻轻从美杜莎的脸庞划过,似乎在讽刺又似乎在安抚。
   “不过你可要记住了喔,不管变成什么样。你永远都是在姐姐以下的人。我以及我[尤瑞艾莉]永远都不会放走你这个笨蛋妹妹。”
    美杜莎有些呆楞,静静地看着尤瑞艾莉和斯忒诺。那双诅咒的眼眸子里,
            是两位美丽而又可爱的女神的身影。
    “不是没有神祝福你——”
    “不是没有神保佑你——”
    “不是没有神帮助你——”
    “那你可要怀满感恩的永远谢谢我们了——”
   『起码我们会,
              永远祝福保佑你。』
         『一无是处的笨蛋妹妹!』
         “所以—一直一直满怀感想和笨蛋的想法地永远守护我们吧,直到永远。”

友人与怪物

#永远的爆肝之都
#安托涅瓦x零
[如果冷的话,就紧抱我吧,零]
[如果害怕的话,就紧拥我吧,零]

   交界都市下雪了,也意味着这时——正值新年。
   此刻还是希罗在当唯一的“救世主”指挥使,零还没有活骸化,安托涅瓦也能不依靠方舟自由活动。人们与神器使共同抵御外地,没有背叛没有分歧。
   交都到处都被覆盖上雪白的色彩,房屋上,树枝上,山峰上...随着自然所赠与的雪白色彩带来的除了美丽洁净的色彩,还有寒冷。人类还是一如既往地害怕严寒,严寒会给身体带来不适的感觉。
   虽然神器使不同于常人但也依旧保留着一些常人的感觉与习惯。
   “涅—瓦——!”零娇嫩的童稚声音传来,逐渐清楚,银白色的卷刘海下是一张稚嫩的童颜,让人无法想到如此幼小可爱的孩子竟是一位神器使。
   “零,走慢一点撞到人可不好了。”安托涅瓦在后面跟着零,在挂满灯笼的街道上小跑着去追上眼前的女孩,紫色的和式长裙衬托出女性独特神秘的美。棕色的长发自然地摆在身后,梳理有条,看得出主人的整洁。
   “嘻嘻,涅瓦!零在这里喔。”话毕,零只是轻轻一跳就跳到几米之外,可爱的洋裙跟随着风向漂浮。降落到一处堆满白雪的角落。
    原本还想好好戏耍一番的零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站稳脚往雪堆扑去。女孩身上的热量迅速被吸收掉,安托涅瓦见状柳眉一紧,直接开启方舟瞬移到零的身边,将她抱起来放在怀中。
    “冻着了吧,快点暖和一下。零有崴到脚吗,所以说哦,小孩子不要这么调皮。回去好好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了。”安托涅瓦柔声细语地边说边轻轻抹去零身上残留的雪花,虽然语气不深,却听得出满满的担心。
    安托涅瓦在抹去雪花的同时让自己温和的肌肤尽量与零接触,给她传递属于自己的温度。
    “唔...涅瓦。零没有受伤,有点..冷。涅瓦..涅瓦”零蜷曲在安托涅瓦的怀中,两只小手紧紧地握着安托涅瓦温暖的手。
    “没有关系喔,
     零。来—抱紧我吧。”安托涅瓦环臂抱紧怀中银白色小小的神器使。温度刚好的脸蛋贴近零的小脸。宽大的和式宽袖为人遮挡了一些寒风。仍然有冷风吹入,不免让零感觉到冷的感觉,小小地打寒颤。
     但那温柔的话语的话语,已经足够温暖零了。零仰视着抱着自己的女性,那是多么温柔美丽的人儿。
    [涅瓦,零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时隔几年,令人心痛的事情发生了。昔日的英雄沦为了残害无辜生命的“怪物”。
   曾经可爱童真运用治愈之术的零,如今变成面目全非破坏力强大的的怪物。
    交界都市束手无策了。
    中央庭也束手无策了。
    唯独那紫色的身影仍然伴随在那银白色的身影身侧。她没有束手就擒,
  【想要救她,想要救她,救救零吧】眉头紧锁地她面对昔日的友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瞬间被无知与绝望充满整个脑袋。只能静静看着零痛苦和失控。
   “零..零....!”快点起来,快点起来。
    身为指挥官的希罗不在周围,能量的提供有限。全身都不听使唤了——特别是腿,竟然一动也动不了了!
    方舟..还有方舟。安托涅瓦迅速骑上方舟,进行短暂的空间跳跃,方舟一跃便来到半空中。
   “虚无空间,任何人都逃不过!”形似正方形的能量核从方舟跳到半空中越变越大,直到形成一个圆将周围的一切活物都吞噬进去。
    虚无的空间,是美丽的星空,又是吞噬人的黑洞让人无法动弹。
   安托涅瓦深知自己的技能利弊,在空间内时间定格的一刻,空间跳跃离开了时间定格的范围。安托涅瓦乘坐着方舟浮在空中,静静地看着被定格的零,幼小的身材此刻变得庞大,那副幼稚可爱的脸庞变得恐怖。
    “零”
    像是呼唤友人又像是呼唤爱人般,面对庞然怪物,安托涅瓦的声音如此温柔。她来到零的脑袋前,俯下身子轻轻拥抱着这个足有自己半个身子大小的怪物脑袋。动作十分的轻柔,像是担心她再受到惊吓。
   明明知道时间定格是有限制的,一旦定格消失可能立刻就会遭到零的攻击,但是安托涅瓦仍然没有松手,并在零的耳侧轻言道:

   “如果害怕的话,就紧拥我吧,零。”
   
   
    

#FGO【女主盾】

#藤丸立香[咕哒子]♀x学妹玛修  ♀
没有18x的云霄婴儿车    
补魔——?  【【ooc】】
床下叫前辈,床上叫立香咳咳咳咳咳
#剑兰重过湖面,锁链全断警告xx

橘里橘气橘里橘气橘里橘气
     各外清闲的一天,没有罗曼严肃的指挥和达芬奇亲对特异点的分析。迦勒底最后的御主,此刻脑海里只剩下安静。似乎因为太过安静,倒是有些不习惯了,立香没有起床也没有入睡,只是在白色的床单上反复翻身几次。
     想要入睡又每每想到在特异点晚上快要休息都会遭到袭击而留下心理阴影难以入睡。想要起床又因为难得的清闲而不想多动一下只想继续懒洋洋地躺着。
     橙色的发丝与洁白的枕头显得格格不入,黄色的发带随意地放在一旁。一切都显得有些凌乱。立香看了看时辰,想到。这时应该有一个女孩该来日常问候了。和自己想的差不多,果然。门外想起了熟悉的敲门声,
     “前辈——?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立香的学妹玛修,也是最独一无二属于立香,羁绊最深的亚从者。
     “啊,玛修你来了。请在门外稍等一会,先让我准备一下!”
    毕竟也是玛修的前辈,并不想让后辈看见自己这副乱糟糟的模样,立香来劲立刻一手扒开被子,从床上蹦起来,接下来又是一套流畅的动作理床,洗脸刷牙。直到——所有起床该做的事情做好。
    立香一边开门一边在脑袋都左边扎起一撮小短发。整齐的刘海,俏皮的橙发,洁白的迦勒底礼装,都显得这位御主勃勃生机。立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抱歉啦玛修,难得的休息日却让你在门外等了这么久。”
    “没有关系时间并不长,前辈。你看,连芙芙也跟过来了,今天可以休息连芙芙也很开心呢。”玛修也跟着立香扬起微笑,而这时迦勒底的吉祥物芙芙又是并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直接溜了个弯出现在玛修的肩膀上。
    “芙芙——芙” 芙芙蹭了两三下玛修的脸后抬起头目视立香,示意性地点几下脑袋。那双柔软的耳朵也随着芙芙的动作而晃动了几下。本来注视玛修的芙芙随着芙芙的目光也注意到了。立香的发型歪了。
     “前辈也太不小心了,你看,辫子都扎歪了。”玛修柔和的声音传进立香的耳朵里,眼镜框下同样温柔如水的眼瞳注视着立香,随之玛修又走前几步去凑近立香,伸手快要触碰到立香。
    “前辈不要动喔,我给你重扎。”玛修笑着就要继续刚刚的动作,从正面给立香扎马尾。
    “诶——?”立香还没反应过来,玛修娇嫩的细手就已经与立香的脸擦过,让立香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不像在冬木市为了让玛修得到力量而五指交合,紧紧地牵在一起。这是一种轻柔的感觉,没有任何压迫人的力量。伴随着的,还有一股来自少女好闻的气味。
     唔,是达芬奇亲工房又研制出什么新的香水吗。闻着玛修身上香气的立香这样想到。立香想得出神,忘却了离自己仅仅几厘米的玛修还在为自己扎马尾。从立香的视觉,只能看见玛修的眼镜框下紫色的半眸和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嘴唇。浅紫色的发丝衬托得少女的脸庞充满血色而美丽。
     “玛修....”立香此刻的神情像是被玛修迷住了一般。即使穿着英灵服饰的玛修很是帅气,但是无论怎么样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少女,穿着便服的她显现出一种柔软的美。“欸怎么了,前....”
    “前....辈——!!?”玛修刚为自己的御主扎好头发。这个自己最爱的人递还给了自己一份无法抗拒的“回礼”。同为少女的立香凑近玛修,轻轻吻着她的唇。玛修的双臂停止在了空中,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在青春期经历这种事,两方都因为害羞涨红了脸,已经不止刚刚的充盈血色了。
     “...玛修,为什么总是叫我前辈。明明玛修是比我更早到迦勒底的人。藤丸立香....叫我立香吧。”立香从玛修的唇上挪开几尺后轻言道。
    “我最爱的从者,此刻无须亲吻我的令咒宣誓胜利。只要...品尝这胜利后的果实就好了。”立香又不顾一切吻了上去。伸出细小的舌头去舔弄玛修的口腔,夺取掉她嘴中唯一的氧气,与其在口腔中追逐玩弄。第一次面临这种事两人都并不是十分技巧,但却也无法罢休,想要永远沉沦在这种与爱人的幸福之中。
    两股不同的发色的发丝交错在一起,人工制风吹过立香和玛修,不但没有感觉到有一丝清凉,反而发热的脸愈来愈热。少女们偷情的气氛弥漫着整个御主的房间,害怕被人发现却又不想停下。交织的发丝让人看不清她们的表情。立香凭借第六感轻轻拿开了玛修的眼镜,进一步靠近玛修与她接触,而另外一只手小力地托着玛修的后脑勺。
    作为对方唯一且珍贵的御主[从者]。
    平常在生死中相依,亲吻红色的令咒,为御主带来胜利。但此刻,不再是御主和从者。剩下的只是爱人之间普通的动作。
    “从者,玛修.基列莱特。
    只为您出战,我的御主立香。”

芙芙  :  看我的脸色行事